古兵探观

古代关隘

2013-03-14 16:51:00

 

     在我国广袤的地域,悠远的时空内,作为一种与古代战争密切相关的特殊形制的古代建筑——关隘甚多,它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政治条件下发挥过不同的作用。 

 

     古代关隘,盖滥觞于三代。最早的关是朝廷所设收税的站卡,《周礼·地官》载,当时的官吏有“司关”之职,他的职责就是把外来商贾的货物一一登记在“节”上,通知司门、司市。其目的是防止奸商偷税漏税。后来,随着战争的频繁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关作为“境上门”逐渐被赋予了新的含义,成了抵御来犯之敌的屏障。这一变化大概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或者更早。据《贾谊新书》载,秦国为了防御东方诸侯,曾构筑了武关、函谷关、临晋关。以后遂以函谷关为界,有了关中、关东的界分。 

 

   这时期的一些军事家、思想家和营造专家都很重视城、关的勘舆之术,讲究攻守城、关的方法和所用器械等。1972年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的竹简《孙膑兵法》中,有“雄、牝城”一章,从地理位置、周围环境、水源供应等方面将关隘区分为容易攻打的“牝城”和不容易攻打的“雄城”。因此,地理位置、周围环境、水源供应等成为建筑城、关时所必须注意的条件。《墨子》一书中,“备城关”、“备高邻”、“备水”等章节,都是讲述城、关防御的,其中有措施、有谋略,还有专门的守城器械。“公输”篇讲述墨子与公输般论辩攻守之道,“公输般九设攻城之机变,子墨子九距之。公输般之攻械尽,子墨子之守圉有余”。古代关隘多凭险构筑,坚固异常。以函谷关为例,建在豫、陕交界处两山之间的峡谷中,扼进出关中之要路。 

 

     秦都咸阳,汉都长安,都地处关中盆地。周围建筑了四座险关要塞,东为函谷关,西是大散关,南有武关,北是萧关。这四座关隘完全是为屏卫国都设置的,防御功能十分明显。东汉都城洛阳,周围也有四个关隘,东成皋(虎牢关)、西函谷(西汉武帝时,把函谷关东移至今河南新安县,离旧关150公里)、南伊阙、北孟津。此后各代的都城设计都恪守了这一格局,并且在各州郡府县,特别是沿国境线附近和险谷要路修筑了许多关隘,驻兵戍守。明代定都北京后,以秦汉长城为基础东起渤海湾,西至甘肃大漠筑起万里长城,沿线有山海关、居庸关、嘉峪关等名关要塞。为了加强京师的防卫,还修筑内外三关。外三关在山西北部,为雁山、宁武、偏关;内三关在北京、河北境内,为居庸、倒马、紫荆关。这时关隘的形式和布局在前代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譬如山海关,不但地势险要,而且构筑坚固,关城前后还有瓮城和罗城。左右两侧的城垣,一端与长城相接,另一端伸入大海。其沿线有南北水关、南北翼城、宁海城、威远城、旱门关、角山关、九门口等路关隘烽火侯 (图一)。 

           

 

 

 

  

     以关城为中心构成了一套有机的防御体系。居庸关坐落在长达40华里的关沟之中,沿关沟设防,由南至北有南口门、虎峪口、居庸关、八达岭、岔道城等口隘(图二)。 

                 

 

 

 

  

    在古代战争中,关隘的得失,关系到战争的胜负,乃至国家的安危。公元前207年刘邦、项羽分兵伐秦时,刘邦一路在函谷关受阻,遂绕道南下破武关,下蓝田,大军直逼咸阳城下,迫二世纳玺投降。唐中叶安禄山、史思明兵叛范阳,围潼关,朝廷命哥舒翰镇守潼关。哥舒翰凭险坚守不战,叛军数次叩关都被击溃。形势很好,本可以集结各镇勤王之师共歼叛军,但玄宗李隆基不审时度势,强行下令唐军出战。结果在灵宝遭到伏击,20万大军几乎被全歼,哥舒翰也做了俘虏。潼关失陷,长安危若累卵,唐玄宗只得丢弃长安,率文武百官向四川逃跑。后来安史之乱虽然被平灭了,但大唐王朝因此国力大伤,一蹶不振。 

 

      围绕关隘的争战,往往惨烈而悲壮。350年前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与明将吴三桂、后金(清)将领多尔衮在山海关之战就是一例。此役发生在大顺军攻占北京后不久,义军的士气正盛。李自成亲率10万主力自北京出发围攻山海关,另遣一部出河北入辽宁由长城外侧击。吴三桂守孤城一座,南北有起义军夹击,西面有崇山峻岭阻路,东面是汪洋大海,已成笼中之雀,为了挽回败局,出下策投书降清。此时义军经连日征杀,加之进北京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整,已成为疲军。多尔衮以逸待劳,率领数万精骑从侧翼骤然发起进攻。义军仓猝迎战,阵脚大乱,最终大败。近代史上,冯子材保卫镇南关(今友谊关,在广西凭祥中越两国交界处。图三)之战也撼人心魄。 

  

 

  

     1885年法国侵略军从越南入境,凭籍先进的洋枪洋炮向镇南关守军发起猛攻,年届古稀的老将冯子材率军民死战,待敌人斗志稍怠,遂身先士卒,手持长矛率二子杀出关城,与法军肉搏,大败侵略者。一路追杀20余里,击毙法国兵将2000余人,显示了中国人民的凛然正气。 

 

     在古代关隘的攻杀战守中,造就了无数军事家和英雄猛将。前面提到的墨子和公输般的攻守之争,虽然没有刀光剑影,但可见杀气弥空。战国赵名将李牧镇守雁门,避战示怯,以守为攻,把匈奴阻挡在关外数年,时机成熟后又当机立断,出奇兵破虏掠10万骑,使匈奴、东胡闻风丧胆;三国时魏蜀相争,蜀相诸葛亮命魏延为疑兵,在剑阁埋伏万名弓弩手,射杀曹魏上将张郃,被后世传为用兵之美谈。隋末唐初,李世民麾下的尉迟恭、秦琼、程知节都是叩关攻城的猛将。他们的名字书于凌烟阁上,事迹垂于青史。 

 

    中国的古代关隘,也是商贾行旅集散之地。山海关襟山带海,出关达东北三省,入关驱华北平原。友谊关地限中越边界,至今仍是我国南方的重要海关。汉代构筑在河西走廊的阳关(图四)、玉门关。 

   

 

  

     虽然被大漠风沙剥蚀得体无完肤,只剩得些许断壁残垣,但在黄沙之下,掩埋着宽阔的丝路古道遗迹,显示着昔日的辉煌。汉唐之时,丝路上常年商贾结队来往,驼铃不绝于耳。张骞、班超由此通使西域,汉室公主由此下嫁匈奴;唐高僧玄奘由此出关,赴天竺取经。 

 

     古代关隘斑驳的城垣,耸竦的戗脊飞檐与壮丽秀美的自然风光融为一体,古往今来也是旅游佳境,留下了无数文人墨客的诗文墨迹。潼关是诗人着墨最多的关隘之一,诗圣杜甫用“艰难奋长戟,千古用一夫”来形容它的险要,令人如临其境。阳关是让人充满离愁别绪的地方,王维一首《送元二使安西》,“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唱尽亲朋挚友的悲欢离合。后人将其谱作《渭城曲》(又作《阳关三叠》)传唱至今。“楼船雪夜瓜洲渡,铁马冰河大散关”是宋代诗人陆游的名句,何等悲壮!古代关隘也是文学作品的极好素材,在古典小说、戏曲中常可见到。《虎牢关》三英战吕布,《葭萌关》张飞寅夜斗马超,《陈塘关》哪吒出世,《藕塘关》牛皋招亲…… 

 

     古代关隘周围往往也是聚落中心,蕴藏丰富的古代遗迹、遗物。山海关附近的辽宁绥中和河北昌黎,各有一处秦汉碣石宫遗址,与山海关犄角相望;居庸关东南不远的十三陵,埋葬着自明成祖朱棣以下的十三代帝王;嘉峪关附近的魏晋墓室壁画,带着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其风格与中原的迥然不同;大散关下的弓鱼 国墓地,出土了数量惊人的青铜器和玉器,珍藏了西周中期以后一个诸侯国的秘密,为国内外文物考古学界所关注。这些都为古代关隘增色不少。 

  

  

《古兵探观》工作室    于炳文  杨萍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京ICP备17059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