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兵探观

《八大锤》兵器渊源

2013-03-01 09:56:00

 

    传统京剧剧目中,有一出《八大锤》,说的是南宋初年,岳飞抗击金兵,麾下四名手使双锤的骁将,在朱仙镇(今河南开封附近)大战金兵,破金龙绞尾阵故事。剧目改编自清代钱彩的通俗小说《说岳全传》。
该书第五十八回“再放报仇箭戚方丧命,大破金龙阵关铃逞能。”书中说,酣战时,“岳公子银锤摆动,严成方金锤使开,何元庆铁锤飞舞,狄雷铜锤并举。一起一落,金光闪光山 ,寒气缤纷,这就叫“八大锤大闹朱仙镇。”杀得那些金兵尸如山积,血若川流。”书中故事虽有虚构,八大锤也有夸张,但  这一战史有所载,锤类也是宋代所见兵器。
    《宋史?岳飞传附岳云》记载,岳云乃岳飞养子,作战十分英勇,“每战,以手握两铁椎,重八十斤,先诸登城。攻下随州,又攻破邓州,襄汉平,功在第一。”
    书中所说的铁椎,就是铁锤,为砸击类兵器,份量较重,只有武力猛的人才能用得。北宋曾功亮撰《武经总要》中有相类的兵器,称“骨朵”(图一),又称蒜头,也有形若蒺藜者。

 

 
图一  骨朵


    文曰:“蒜头骨朵以铁若木为大首,迹其本意为脈(胍)肫,大腹也。谓其形如脈(胍)而大,后人语言为 以胍为骨,以肫为朵。其首形制不常,或如蒺藜,或如蒜头,俗以随意呼之。”若论骨朵与锤的区别,或只是长柄与短柄之差,长柄的为骨朵,短柄的是锤;骨朵头有作蒺藜形带刺者,锤则多为圆形、椭圆形,再则锤多单手使用,两手各执一柄,左右开弓。
    从史籍和考古学资料上看,在当时,不但是宋朝,辽、金、西夏都使用这种兵器,因为它本来就是由草原牧猎民族常见兵器,最适合于骑马作战。骨朵也常作仪卫兵器使用。《宋史?仪卫志》:“凡皇仪司随驾人数,崇政殿只应亲从四指挥,共二百五十人,执檠骨朵,充禁卫。”河南禹州白沙北宋一号墓,以及内蒙古、辽宁或其他地区的辽、西夏、金墓壁画中,都有手执骨朵的仪卫形象(图二、三)。

 


图二  库伦1号辽墓壁画  持骨朵武士

 

图三  陈国公主墓壁画  持骨朵武士

 

    甚至传世宋代名画中,如无款《文姬归汉图》、《却坐图》等也有(图四)。


图四  《却坐图》中持骨朵武士


    内蒙古通辽二林场辽墓、辽宁朝阳边杖子辽墓、辽宁法库叶茂台十四号辽墓等都出土过铁制的骨朵,多以锈损。尤以通辽保存的为好,整体呈椭圆球形,环周凸起十三道凸棱。顶部有瓜蒂状突起。骨朵中间有穿柄的銎孔,高约5.5厘米。出土时銎内尚有木柄的残余。
    锤、骨朵的出现历史非常久远,可以早到新石器时代晚期。甘肃武威皇娘台齐家文化遗址中,发现过石制棍棒头。呈扁椭形,中间有圆孔,外部边缘有八个向外凸出的钝齿,直径10厘米。从其形状、大小来看,以穿短柄最为合适,单手使用,是非常顺手的砸击兵器(或狩猎工具)。它距今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了。到了商周时期,随着青铜冶铸技术的逐渐成熟,遂用青铜铸造青铜棍棒头。其形状仍以扁球状为主体,外出多角星状或短棘状凸刺。发现地区仍然是西北草原一带。如1975年陕西扶风出土过一件整体如五角星形的青铜棍棒头,高6.2厘米,中间有直径1.8厘米的圆孔。看来是装短木柄使用的卫体兵器,其时代为西周时期(图五)。

 

图五,1  铜棍棒头(西周)


 


图五,2


    鄂尔多斯青铜器中,也有青铜棍棒头发现,它们的直径大都在8~10厘米之间,棍棒上或凸起四小尖突,或凸起十几个尖突,还有椭圆形的有数道瓜棱,酷似小倭瓜(图六)。


图六,1  鄂尔多斯青铜器棍棒头


图六,2


    它们往往与啄戈、管銎斧、管銎钺等同出,为北方草原牧猎民族使用的兵器,也是猎捕野兽的工具。同样或相似的兵器在我国境外伊朗、高加索地区,以及亚美尼亚、达吉斯坦也有发现,其形制相似或有所区别,其用途也大致相同(图七)。

 

图七,1  骨朵(左:高加索;右:伊朗北部)

 


图七,2  骨朵(左:伊朗北部;右:中高加索)


    秦汉时期,史籍有关于以锤类作兵器的记载,《史记?留侯世家》中说,张良曾结交了一位力士,善用铁椎(锤),重一百二十斤。趁秦始皇东游之时,它们在博浪沙(今河南省阳武县东南)狙击,但误中副车,秦始皇得以幸免。汉代画像石中,也发现过锤的图像。但作为锤或骨朵的实物,从秦汉至隋唐五代,却一直没有发现过。宋、辽以后的蒙古、元,锤、骨朵,是骑兵擅用的兵器,近战肉搏,得心应手。此时的锤的形状多为瓜形,六棱或八棱。明清两代仍沿用元代的瓜锤,有铜制的,也有铁制的(图八)。

 


图八  铁锤(清代)


    同时也把它做仪仗使用,装长柄,锤首鎏金鋈银,称为立瓜或卧瓜。
    在骨朵类兵器中,还派生了一个亚形。它的形状呈球形或方体,与骨朵大同小异,但没有装木柄的銎孔,而在球体的顶端或方体的一侧铸有半环形钮。通过环钮系上绳索,投掷击杀敌人,时人形象地称之为流星锤,也叫做飞锤。一般多做暗器使用。图形见于明天启年间茅元仪编纂的《武备志?军资乘?器械三》(图九)。


图九  流星锤(明代)


    书中还记载了它的使用方法,“锤有二,前者为之正锤,后面手中提者为之救命锤。”使用时,前面之锤用于击敌,后面的则用于防备。前一击不中时,用后面的锤以防不测。
    这种流星锤在先秦的鄂尔多斯草原牧猎兵器也可以见到,有的呈球形,外面突出乳丁,有的作多面体,还有的呈秤砣状。不论其形状如何,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有一个鼻钮。它们既可以穿上绳索做流星锤使用。还可系短索,索上再接短柄,做链锤使用,若甩动起来,其击打力度比普通骨朵更强。后来,元朝的蒙古骑兵也使用这种链锤,锤的形状多呈六角形。这种兵器不仅限于中国,在欧亚大陆的许多国家都曾出土过,大概是相同的地理环境和文化相互交融造成的吧。

 

《古兵探观》工作室    于炳文  杨萍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京ICP备17059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