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兵探观

两汉竹简中的两部孙子兵法

2013-03-01 09:41:00

 

  在我国的先秦时期,一门出了两位著名的军事家,这本是巧事,两千多年后,这两位军事家的兵法著作又在同一座墓葬中出土,这更之巧中之巧的奇事了。

  这两位军事家一是春秋晚期的孙武,一是战国中期的孙膑。1972年春这两人的兵书《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竹简同时在山东临沂银雀山西汉墓中同时被发现。

  银雀山是临沂旧城以南一公里外的一座小山冈,它的东面还有一座小山冈叫金雀山,两山对峙,是一处汉代墓地。当年在银雀山清理了两座墓,下葬年代虽然都在西汉早期,但时间略有早晚。一号墓出土了“半两”钱和“三铢”钱,而没有出“五铢”,而历史记载“三钱”钱武帝建元五年停铸,“五铢”钱始铸于元狩六年,故推测一号墓下葬于公元前140年至前118年。二号墓出土了“半两”钱和武帝《元光元年历谱》竹简,推测下葬于公元前134年至前118年。《孙子兵法》与《孙膑兵法》竹简就出土于一号墓中。

  一号墓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一棺一椁。椁室南北长2.64米,东西宽1.76米,高1米。椁室内有一层隔板将其一分为二,东部为棺室,棺内头南脚北仰身直肢葬尸骨一具,已朽毁。西部为边箱,随葬了铜器、陶器、漆木器、栗米等。竹简放置在边箱北部陶器和漆木器之间。由于长期浸泡,联缀竹简的编绳腐烂,致使许多竹简散乱。发掘统计,这批竹简大约有四千寸百多枚,大多长27.6厘米,宽0.5~0.9厘米,厚0.1~0.2厘米,深褐色,上面墨书隶字,满行者一般为35字至40字。

  经过古文字专家多年的拼对释读,竹简内除了《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外,还有《六韬》、《尉缭子》、《晏子》、《守法守令十三篇》,以及《元光元年历谱》等古籍、古佚书。其中《孙子》竹简完整者三百多枚(图一、二)。

  

  图一

  

  图二

  内容除了传世的《计篇》、《作战篇》、《谋攻篇》、《形篇》、《势篇》、《虚实篇》、《军争篇》、《九变篇》、《行军篇》、《地形篇》、《九地篇》、《火攻篇》、《用间篇》等十三篇外,还发现有《吴向》、《黄帝伐赤帝》、《四变》、《地形二》等佚篇。

  《孙膑兵法》竹简约四百五十余枚,字数在一万一千字以上(图三、四)。

  

  图三

  

  图四

 

  全书(竹简)分为上、下两编,每编各十五篇。上编有《擒庞涓》、《见威王》、《威王问》、《陈忌问垒》、《纂卒》、《月战》、《八阵》、《地葆》、《势备》、《兵情》、《行纂》、《杀士》、《延气》、《官一》、《强兵》等;下编为《十阵》、《十问》、《略甲》、《客主人分》、《善者》、《五名五恭》、《兵失》、《将义》、《将德》、《将败》、《将失》、《雄牝城》、《五度》《积疏》、《奇正》。

  孙武与孙膑,本是两位传奇的军事天才,他们所著的兵法又是传之后世的用兵奇书。

  孙武乃春秋晚期齐国人,但他的军事才干在本国却得不到施展,在另一位军事家吴起的推荐下,带着他的兵法著作辗转入吴。吴王阖闾非常赏识他的军事论理,命他以宫中侍女嫔妃为士卒演练阵法。他以严格的军纪把这一百名弱女子训练得如战士一般,立跪起仰,列队布阵,皆和规矩,这就是司马迁笔下“孙武练兵,美女列阵”的故事。拜将带兵后,西破强楚,攻入郢都,北威秦晋,显名诸侯。吴国的强盛,孙武功不可没。

  孙膑为战国中期人,生于阿、鄄(今山东东阿、阳谷一带,孙武子后人)。他更具传奇色彩,甚至没有留下真名,只因受过膑刑,遂以“膑”为名。他年轻时与魏国人庞涓为好友,同拜鬼谷子为师,因诚实好学,深得先生器重。后庞涓到魏拜将,深深妒嫉孙膑的才能,把他诓至魏国,施酷刑割掉了他的髌骨并软禁起来。孙膑佯装疯癫逃回齐国,齐威王不嫌孙膑为刑余之人,拜为军师。他协助田忌屡建奇勋,特别在桂陵、马陵两次战役中大败庞涓,青史留名。马陵之战发生在公元前342年,庞涓率兵攻韩。韩国向齐求救。齐威王拜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驰援。孙膑再用“围魏救赵”之计,迫庞涓撤兵。次年又施减灶之计诱敌。庞涓看到齐数日齐军爨灶屡减,以为齐军溃散,遂选精骑两万,由他和太子申率领急驰追杀。孙膑则在两山夹峙,草木丰茂的马陵道(今河北大名境内)埋伏了一万弩兵,伐木塞路,并在一株大树的树干上写下“庞涓死此树下”六个大字。庞涓率兵追至,已将黄昏,看到道路雍塞,方知中计,忙令士兵清理路障,又让点火看清树上字迹。这正是孙膑的信号,顿时万弩齐发,利箭如雨。魏军大败,庞涓受了重伤之后拔剑自刎,太子申被齐军俘虏。孙膑也因此青史留名。

  孙武与孙膑祖孙各有兵书传世,为了区分,《汉书·艺文志》把孙武《孙子兵法》称为《吴孙子》,而把孙膑著的兵法称为《齐孙子》。到了隋代,《齐孙子》已佚,《隋书·经籍志》不再著录,自唐代以后只有孙武的《孙子兵法》流传下来。

  在《孙子兵法》中,孙武强调用兵要合于“道”,何谓“道”?即“令民与上问意也”,就是要符合君王与民众的共同意愿。做到了这一点,就可以上下同心,不惧生死。“不战而屈人之兵”——不通过兵锋争斗,就能让敌人屈服才是战争的最高境界。对待战争君主、将帅要慎之又慎,不能盲目,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而要“知己知彼”,必须知天时,知地利、知敌情,而后制定做战方案,速战速决。“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胜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只有这样,才能“运筹帷幄,决战千里”。

  《孙膑兵法》在《孙子兵法》相比,有继承,有发展,特别是适应了战国中期以后步、骑兵逐渐在战场上受到重视的形势,在攻城、列阵和在加强装备军事方面锐意创新。

  譬如攻城,在《孙子兵法》中视为下策。到了战国中期,诸侯各自雄踞一方,“千丈之城,万家之邑相望”,不攻占主要城池就不足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孙膑兵法》特别强调攻城的方法,《下编》中有“雄、牝城”篇,根据城池所处的地理形势和周围的地形地貌,分为“雄城”和“牝城”,“雄城”五种,“牝城、虚城”六种,采取不同方法,分别对待。《孙膑兵法》上、下编各有一篇讲行兵布阵,上篇“八阵”讲如何根据不同地形、敌情,用不同阵法作战,下编“十阵”讲十种阵法的布列和应用。这十阵有方阵、圆阵、疏阵、数阵、锥形之阵、雁行之阵、钩形之阵、玄襄之阵、火阵、水阵等。这些阵法特别强调多兵种混合作战,车兵、步兵、骑兵、弩兵协调配合,选择不同战阵,这就比《孙子兵法》前进了一大步。《孙膑兵法》还十分重视新型兵器的应用,特别是弩,文中屡屡提及,强调在地形狭窄处要多用弩。马陵之战大败庞涓就是一个很好的战例,《孙膑兵法》开篇“禽庞涓”有此内容。

  自隋以后一千多年来,由于《孙膑兵法》佚失,独有《孙子兵法》流传下来,后世遂对它产生了怀疑,认为孙武本无其人,《兵法》为孙膑所著,或认为是东汉末年曹操改编或后人伪托。银雀山竹简《孙子兵法》和《孙膑兵法》的出土,使这个困扰了学术界千余年的难题迎刃而解,特别是《孙膑兵法》的出土,使这部失传已久的奇书再现尘世,丰富了中国优秀典籍的宝库,我们还真的要感谢银雀山那位喜爱兵书的西汉墓主了。

 

《古兵探观》工作室    于炳文  杨萍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京ICP备17059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