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兵探观

床弩

2012-10-08 09:57:00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弩的国家。古文献中有关弩的线索可以追溯到上古时代。《尚书·太甲》说:“若虞机张,往省括于度则释。”《韩非子·说林篇》说:“羿执鞅持杆操弓关机。”两处所记都是商周以前的情况,所提到的“机”都宜解释为弩机。所以上古时代应已出现原始的木弩。装铜制弩机的弩战国时已有实物出土,如洛阳中州路东轴19号战国中期车马坑中所见者。汉代人说到当时重要的武备,每以“劲弩长戟”为代表(见《汉书·晁错传》)。这时常见的是用双手张弦的擘张弩,力量再强一些的是用手足共同张弦的蹶张弩,更强一些的则是用腰和足共同张弦的腰引弩,它们的形象在考古资料中均曾发现。 

  由于弩臂上装有可以延缓发射的机括,张弦和发射被分解为两个单独的动作。同时,弩比起弓来,张弦搭箭均较费时;所以在战场上,弩手要分成发弩、进弩、上弩等组,轮番放箭。张弦的弩手须在隐蔽处操作,故有可能不必过分仓猝。于是可以用多数人或其他动力来张开强弩。这样,就促成了床弩的发明。 

  床弩是将一张或几张弓安装在弩床(即发射台)上,绞动后部的轮轴,利用轮与轴的半径差产生的力以张弦。多弓床弩以几张弓的合力发射,其弹射力更远远超过单人使用的各类弩。 

  床弩在我国的发明不晚于东汉。王充《论衡·儒增篇》中两次提到“车张十石之弩”。《后汉书·陈球传》说,在一次战争中,陈球曾“弦大木为弓,羽矛为矢,引机发之,远射千余步,多所杀伤”。这种能射矛的大弩自应为床弩。又《三国志·杜袭传》记杜袭对曹操说:“千钧之弩不为鼷鼠发机。”千钧合25石。《宋书·殷孝祖传》中提到的强弩也正是25石。即使这里是约略言之,也不仅比汉代常用的4石或6石之弩的强度大,而且比公认的力量很大的10石弩(亦称大黄力弩)还大一倍以上,用蹶张、腰引等方法是张不开的,因而应当是床弩。不过从陈球“弦大木为弓”的记载看来,这时的床弩可能还处在单弓的阶段。 

  南北朝时对床弩相当重视。东晋末年卢循领导的起义军进攻建康时,“遣十余舰来拔石头栅,公(刘裕)命神弩射之,发辄摧陷”(《宋书·武帝纪》)。这种威力强大的弩在同《纪》中又称之为“万钧神弩”。万钧虽属泛指,但它的强度无疑应大于上述千钧弩;当然也只能是床弩。有意思的是,1960年在南京秦淮河出土了5件南北朝时的大型铜弩机,每件长39、宽9.2、通高30厘米(《江苏省出土文物选集》图130)。如矛以复原,其弩臂之长当在2米以上,可见它们是在床弩上使用的。这些弩机的出土地点接近当年卢循进军的战场,它们会不会就是这场战争的遗物呢?值得考虑。史书中所记南朝用床弩的战例尚不止此。《南史·杨公则传》记齐末杨公则攻建邺,“尝登楼望战,城中遥见麾盖,纵神锋弩射之,矢贯胡床,左右皆失色”。从它的威力看,神锋弩也应是床弩。而且不仅南朝用床弩,北朝也用。床弩这个名称,就目前所知,即起自北朝。《北史·源贺传》说他在北魏文成帝时,“都督三道诸军屯漠南,……城置万人,给强弩十二床,……弩一床给牛六头”。这里的弩以床为单位,无疑是床弩。每台床弩配备6头牛为绞轴的动力。虽然不清楚6头牛是同时使用,还是分成几组轮番使用?但总之,它有可能是多弓床弩,且已开后世所谓“八牛弩”之先河。 

  床弩在唐代称绞车弩,见杜佑《通典·兵二》。谓:“今有绞车弩,中七百步(唐1=1.515米,700步约合1060米),攻城垒用之。”这里记载的数大约可信,因为李靖《卫公兵法》中说:“其牙一发,诸箭齐起,及七百步。”王琚《教射经》也说:“今有绞车弩,中七百步”(《御览》卷三四八引)。但也有人认为“弩张迟,临敌不过一、二发,所以战阵不便于弩”。可是杜佑指出:“非弩不利于战,而将不明于弩也。不可杂于短兵,当别为队攒箭注射。则前无立兵,对无横阵。复以阵中张,阵外射,番火轮回。张而复出,射而复入,则弩不绝声,敌无薄我。夫置弩必处其高,争山夺水,守隘塞口,非弩不克!”杜佑对用弩之法阐述得很精彩。对于小型床弩来说,这些原则也同样是适用的。 

  床弩的使用在宋代得到较大发展。《武经总要》所载床弩,自二弓至四弓,种类很多。张弦时绞轴的人数,小型的用57人;大型的如“八牛弩”,要用100人以上。瞄准和击牙发射都有人专司其事。所用之箭以木为杆,以铁片为翎,号称“一枪三剑箭”(“一枪”指箭头,“三剑”指三根铁翎)。《宋史·张琼传》说:“及攻寿春,太祖乘皮船入城濠。城上车弩遽发,矢大如椽。”可能用的就是这类箭。床弩又能上下成行地依次射出一排“踏橛箭”,钉在夯土城墙上。攻城者可攀缘以登,起到在难以接近的坚城之下,极快速地装置起登城之梯的效果。床弩除了发射单支的箭以外,还可以“系铁斗于弦上,斗中着常箭数十支,凡一发可中数十人,世谓之斗子箭,亦云寒鸦箭,言矢之纷散如鸦飞也”(《武经总要》)。北宋开宝年间,魏丕对床弩又作出了一些改进。《宋史·魏丕传》说:“旧床子弩射止七百步,令丕增造至千步。”宋代1步约合1.8米,1000步约合1800米。《文献通孝》卷一六一说这种弩试射时“矢及三里”。3宋里约合1620米,与《魏丕传》记载的数字差近。这是我国冷兵器时代中,射远武器达到的最高的射程记录。 

  但目前所能见到的《武经总要》之明代弘治、正德间的刊本中所载床弩图样,有些细部没有表现出来,难以看清其发射原理。兹以弘正本为据,重新绘制出宋代三弓床弩的复原示意图(图一)。 

  title 

  图一  左:明刊本《武经总要》中的三弓床弩 

        右:三弓床弩结构复原图(孙机复原) 

  图中装于中部的弓为主弓。主弓自弓弝(即弓弭)处用短绳与前弓相连,拉紧主弓的弓弦时,前弓随之开张。但后弓装置的方向相反,如仅自弓弝处以短绳与主弓连接,是张不开的。所以主弓的弝上还应设有滑轮或滑孔,后弓之弦通过此轮或孔与主弓的弦并在一起。主弓张弦时,后弓之弦绕过轮或孔折而向后,随主弓之弦一同拉紧;从而也能随着主弓张开。虽然后弓弯曲的弧度要比主弓与前弓都小一些。在床弩上,当转动绞轴收紧钩在主弓之弦上的牵引绳,再用弩牙扣住了弓弦。之后,解下牵引绳,将箭置于弩臂上面的矢道内,使箭括顶在两牙之间的弦上。发射时,扣击扳机,牙即下缩,三弓同时回弹,箭及以强力射出。 

  大型床弩虽然机动性差,但由于它的威力强大,所以在防御战、特别在城防中受到重视。《宋史·兵志》载,元丰四年“泾原路奏修渭州城毕,而防城战具寡少,乞给三弓八牛床子弩、一枪三剑箭,各欲依法式制造。诏图样给之。”在1004年的澶渊之战中,宋军用床弩射杀辽军主将肖挞览,使辽师大挫。终于缔结盟约,换来了两国间百年的和平。 

  在冷兵器时代中,大型床弩可以被认为是与礮(抛石机)并列的重型射远武器。但到了床弩的发展臻于极盛的宋代,火器已在战场上崭露头角。随着火器的兴盛,床弩就逐渐退出实战领域了。 

  在西方,罗马人的弩多用与狩猎。直到11世纪十字军东征时,弩才发挥出较大的作用。欧洲后来虽然也使用过床弩,但15世纪之床弩的射程仅为400~450码(约合366~411米);而我国10世纪时床弩的射程已达1600米以上。西方之三弓弩的设计方案至1588年才被提出(图二)。 

  title 

    图二  1588年欧洲设计的三弓床弩 

  

  已经是16世纪后期。这时火器问世已久,此方案从一开始就落在时代的后面了。 

  

  

  

  古兵探观工作室  孙机  杨萍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京ICP备17059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