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兵探观

十八般兵器

2012-09-06 09:54:00

  十八般兵器”之说源于“十八般武艺”,它的出现不晚于元代。《水浒传》第二回:“那十八般武艺?矛锤弓弩铳,鞭简剑链挝。斧钺并戈戟,牌棒与枪朳。”清·褚人获在《坚瓠集》中所举者与之全同。但也有另外的说法。明·谢肇淛《五杂组》卷五称:“十八般:一弓,二弩,三枪,四刀,五剑,六矛,七盾,八斧,九钺,十戟,十一鞭,十二简,十三挝,十四殳,十五叉,十六杷头,十七棉绳套索,十八白打。”末一项所称“白打”,乃是拳术,与武器无关。不过在此基础上,后来衍生出所谓“十八般兵器”。通常指:“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镗、棍、槊、棒,鞭、锏、锤、抓,拐子、流星。”这里有实战用的兵器,也有武术用的器械。其中“刀、枪(矛)、剑、戟、斧、钺”先秦时已经出现,冷兵器时代长期沿用,大家比较熟悉。本文只对钩以下的十二种略作介绍。 

  先说钩。秦始皇陵兵马俑坑曾出铜弯刀,两面有刃,是一种钩形兵器。《新唐书·张巡传》说,他派出的勇士“持钩、陌刀、强弩”,其所谓钩,指的也是弯刀。唐诗中常提到的“吴钩”,也指这种兵器。至明代,则称之为“钩刀”。朱国桢《湧幢小品》说:“刀有五等:曰腰刀,曰斩马刀,曰捍刀,曰眉刀,曰钩刀。”武术中用的则多是短柄的月牙钩,造型与弯刀不同。 

  再说叉。汉代用两股叉,《六韬》中称之为“两枝铁叉”,图像见于山东临沂白庄汉画像石。元代多用三股叉。关汉卿《单刀会》:“三股叉,四楞锏,耀日争光。”明代有马叉和步叉,马叉尤具威力。《武备志》说:“马叉上可叉人,下可叉马。” 

  镗,亦作“镗钯”,是从叉类武器中发展出来的。浙江淳安出土的宋代铁镗,形如三股叉。当中一股挺出如矛,左右两股弯而向前。明代的镗如《武备志》所载,在左右两股上增设八个小齿,更有利于抵挡敌刃。清代绿营仍配置凤翅镗、五齿镗等兵器。 

   

  1.铁镗据天启刊本《武备志》 

  棍、棒、挝(有时也写作抓)三者的形制相近。棍,多指木棍。棍法是习武的基本功。明·何良臣《阵记》说:“学艺先学拳,次学棍。拳、棍法明,则刀枪诸技,特易易耳。所以拳棍为诸艺之本源也。” 

  至于棒,因为常和棍连称“棍棒”,所以二者容易相混。其实棒指大杖。棒字本作棓。《说文》“棓”,段玉裁注:“棓、棒,正、俗字。”而《淮南子·诠言》高诱注更明确说:“棓,大杖。”这和现代汉语中“棒”字的用法不太一样。宋代的《武经总要》中提到许多种棒,除桿棒、白棒等木棒外,还有装铁件的狼牙棒,以及从农具连枷那里得到启发而制成的铁链夹棒等。 

  更大的杖责称挝。《急就章》唐·颜师古注:“粗者曰挝,细者曰杖。”《武经总要》中说的“抓子棒”就是挝。可见有时也把挝当作是棒的一种了。 

 

  枪、叉、镗、棒等都是长兵器,槊是其中的佼佼者,为一种两刃大矛,能刺穿皮甲。它从东汉末到唐代都极受重视。宋以后较少被提起。 

  在日常生活中驾车赶牛常用皮鞭或竹鞭,竹鞭后来发展成兵器中的铁鞭,但仍保持竹节形。《清会典图》称,健锐营之鞭,“炼铁,横棱如竹节。”锏与铁鞭相似,但锏身略方,有四棱,如上引《单刀会》中描写的样子。锏上的棱也被称作“刃”,如《宋史·任福传》所记“四刃铁锏”。 

  锤源于工具之锤,但装有长柄,汉代称为“长锤”。宋以后,长锤被称为“骨朵”。蒙古军队西征时装备有瓜锤、六角锤,为骑兵近战的兵器。清代前期也重视锤,曾专设铁锤军。 

  拐子亦是木制棒类兵器,因底端装短横柄,形似拐杖,故名。如前端装铁矛头,则名拐枪,是守城用的兵器。 

   

  2.拐枪  据正德刊本《武经总要》 

  流星则是指流星鎚,将两个六面形鎚系在绳索两端。前面一个名正鎚,用以抛掷击敌。后面一个名救命鎚,使用时须将它紧紧握住以免脱手。并可籍力收回正鎚,还击反扑之敌。 

   

  3.流星鎚  据天启刊本《武备志》 

  “十八般兵器”不是制式器的组合,从来没有哪朝的正规军装备过这样一套武器。它只是练武者将各类兵器汇总在一起的说法。其中有的品种如钺,晚期只用于仪仗,并不用于实战。而实战中的射远武器弓、弩,因为演武场上不常用,所以也被排除在“十八般兵器”之外了。 

   

   

  古兵探观工作室   孙机  杨萍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京ICP备17059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