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兵探观

说钩镶

2012-08-01 09:48:00

  在山东嘉祥武代祠画像中,有一副水陆攻战图,图中武士或骑马,或乘车,或徒步,或架舟,围绕着一座桥梁激战正酣。其中几个武士手执的兵器令人关注,他们右手持环首刀,左手举一个似盾非盾,上下两端伸出长钩的兵器,这种兵器就是钩镶——我国古代兵器中一种独特的兵器。

  说它独特,一是它的形状独特,中间一块镶板,上下两端出钩,象盾又不是盾;二是它使用方法独特,功用独特,既可格挡防御,又可钩锁进击,攻防两用,兼而有之;三是使用时间短,只在汉晋时期使用,而且是我国独有的兵器。

  钩镶之名见于东汉,刘熙《释名?释兵》中说:“钩镶,两头曰钩,中间曰镶。或推镶,或勾引,用之之(皆)宜也。”钩镶又叫钩拒,传说是公输班(鲁班)创制的,记载见于《墨子?鲁向》。但我们至今尚未发现战国乃至西汉时期的实物,目前所见到的钩镶都是东汉的,而且只有不多的几件。

  我们所见的钩镶都是铁制的,以长条形镶架为主体,上下两端向前弯曲,呈钩形,中间向后弯曲,呈扁方形,可容一方执握,称镶鼻。镶鼻的前方铆接一块椭圆形或圭形的铁板,称镶板。有的镶板还有一根向前的突刺,格挡时用来击刺敌人(图一)。

  

title

 

  在出土的钩镶实物中,形制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是前些年,江苏徐州狮子山西汉楚王陵附近征集的。镶板呈盾形,中间部分横向突起,长36厘米,宽17厘米,铆接在镶架上。铆架上下各伸出长钩,中间有长方形盾握。盾握上可见丝织物痕迹,当时应有丝麻类织物缠裹。镶架上还有一根尖利的镶刺,透过镶板向前突出。这件钩镶通长92厘米,重1.665千克(图二)。

  title 

  

  同类钩镶在河南洛阳七里河、河南鹤壁市、河北定州东汉墓、四川铁路沿线也都出土过。形制大体接近,其差别仅在于镶板的形状,钩头的尖钝程展,以及尺寸的长短上。

  钩镶多是实用兵器,质朴无华,不尚装饰。但也有装饰华美者,如河北定州43号东汉墓出土的铁钩镶,因其所有者墓主刘畅是东汉时期中山国诸侯王,钩镶表面镶金错银。这件钩镶的镶板上方下尖,呈犁头形,高18厘米,宽13厘米,上钩长38厘米。出土时下钩及镶鼻已残,但通体金错,云纹舒卷环回,或许是刘畅生前喜爱之物。用它演练过技击之术。

  探讨钩镶的使用方法,东汉时期的画像砖为我们提供了形象生动的资料。山东滕州西户口画像石上有两幅手持钩镶的武士图像,武士单腿跪在地上,扭身向后,右手握钩镶前推拒敌,左手持环首刀伺机进攻(图三)。

  

title

   河南南阳画像石上也有持钩镶的武士图像。武士头梳椎髻,上身袒露,硕腹便便,看来是个孔武之士。他右手举钩镶,左手持短柄斧。以上述图像上看,钩镶是步战用兵器,单手持握,与铁环首刀、铁剑、铁斧等短柄兵器配合使用,二者不可或缺。河南洛阳七里河东汉墓中,与钩镶一起出土的还有一柄铁剑和铁戟,证实了画像石所刻画像和我们的分析。

  两汉时期,特别是东汉,铁戟是军队的主要兵器。这时期的铁戟头呈卜字形,而且戟的横枝向上弯曲。钩镶正是它的克星。

  江苏徐州铜山县苗山镇出土的东汉画像石,有一副“比武图”,正中两个武士手持利刃,激战正酣。左方武士双方持戟,猛刺对方的头部。右边的武士毫不惊慌,他将身体下蹲,右膝跪在地上,右手举钩镶迎着刺来的戟头,用钩头钩住了戟杆和戟枝。左手持环首刀刺向敌人的头部,一着制敌。两旁还有持环首刀躬身而立和对坐饮酒的观者。不用别人裁判,从持钩镶武士泰定的神情和持戟武士的满脸惶恐看来,两人胜负已明(图四)。

  

title

  这是以环首刀、钩镶对长柄兵器的资料,画像石中还有以钩镶对短兵器的图像,山东微山县两城镇出土的画像石,也有一副“比武图”,比武的双方都用短兵器。其中一人手执环首刀和长盾,另一人用环首刀和钩镶。双方刀锋交错,盾和钩镶并举,格斗势同水火,但胜负一时难分。

  钩镶不但可以与步兵格斗,还可以对阵马车和骑兵,山东嘉祥武代祠水陆攻占图为我们提供了线索。图中与手持钩镶武士争斗的对手,除步卒外,还有乘车者、骑马者。

  汇总相关画像石资料,考察钩镶实物,我们认为,钩镶是一种攻防相结合的兵器。用它的镶板或上下钩,可阻格敌人长短兵器的攻击,起防御作用。其二,用弯曲的钩头勾锁敌人的兵器,辅助进攻。其三,两人贴身肉搏时,推出钩镶,还可以用镶板上的锥锋刺伤敌人。在某种意义上,其性能比只有单一防御作用的盾要优越许多。

  钩镶的使用年代很短,两晋以后再没见实物出土。其形象也只在江苏镇江东晋画像砖上见过一例,为禽首神怪持钩镶形象(图五)

  

title

 

  以后就销声匿迹了。正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钩镶也是我国古代独有的兵器,其他国家未见。古印度曾有过羊角盾,是在盾的上、下方各接装一只羚羊角,与我国的钩镶比较,只是形状相似,其质地和性能两者不可同目而语,更不用说时间上的差异了。 

   

   

   

  古兵探观工作室  于炳文  杨萍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京ICP备170593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