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兵探观

官渡之战曹袁得失论

2012-06-27 09:35:00

   

  官渡之战,发生在中国东汉建安五年(200年)。这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一次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有名战例。战争双方的领导人袁绍和曹操,他们在战争中优与劣,高明与失误,对后人都有一定的借鉴。  

  官渡之战曹袁得失论

  

  东汉末年,黄巾起义失败后,镇压起义军的豪强势力拥兵割据,逐鹿中原。北方最大的割据势力袁绍自恃实力雄厚,图待相机消灭曹操集团。从双方的客观情况上讲,袁绍比曹操强。首先从地理上讲,袁绍当时占有冀、幽、青、并四州(即今河北、山西、山东一部分),而曹操占有兖、豫二州和司隶(即今河南中部、东部、山东西部)。曹操所占的兖州,四周对他都有威胁。从公元192年曹操占有兖州时起,到官渡决战前,这七八年间曹操就与占据豫州、扬州(今河南东部和安徽北部)的袁术作过战,和南阳的张绣作过战,与徐州的陶谦、刘备作过战。一次他与陶谦作战的时候,吕布袭取了兖州,几乎使曹操无处可归。而袁绍的地理环境比曹操要优越得多。这时袁绍北边的乌丸、鲜卑力量不大,不能构成对袁绍的威胁。袁绍实行和亲政策,又与乌丸、鲜卑的关系很好,他是没有后顾之忧的。因此,他以冀州为基地,以幽州为后方,以青州、并州为两翼,集中力量向南夺天下。袁绍看中了河北,要以河北为根据地,南据河,北阻燕代,和好乌丸、鲜卑,向南争天下。兖州为曹操所占,在东汉末年的战乱中,兖州所受的破坏要比冀州严重的多。董卓乱时,董卓派李催等东出关,颖川、陈留一带居民多被掠杀,冀州为袁绍所占,条件就要好得多。“冀州,天下之重资也。”《三国志·魏书·袁绍传》后来曹操打败袁绍得到冀州说:“昨案户籍可得三十万众,故为大州也。”可见冀州当时比兖州要富足得多。

  战争的胜负,客观条件是一方面,主观的能动性有时也是非常重要的。袁绍在客观上占优势,而曹操却在主观上占优势。他“挟天子以令诸侯”,整理政务,屯田积粮,在这些方面都作了极大的努力,准备与袁绍决战。建安六年(196年),曹操把从长安逃回洛阳的汉献帝接到了许昌。这一举动对曹操在政治上是作用很大的。虽然汉献帝没有实权,但名义上仍然是汉朝天子,曹操有了汉献帝,就可以“令诸侯”了。假天子命令,以侍中锺繇守司司隶校尉节督关中诸军,于是关中诸将如韩遂、马腾等都伏首听命,各遣可入侍。与此同时,曹操大兴屯田,这样一方面解决了军粮问题,一方面也逐步恢复了社会经济。除此之外,他还在政治上重法治,打击豪强兼并,这些对人民都是有利的。袁绍在主观条件上是劣于曹操的,首先他失去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机会。在袁绍取得冀州的时候,其谋士沮授就向他建议:“迎大驾于西京,复宗庙于洛阳”,当时他也表示“此吾心也”《三国志·魏书·袁绍传》,但当献帝真从长安逃出,颠沛流离于河东时,沮授再次建议他“迎大驾,安宫邺都,挟天子而令诸侯”的时候,袁绍却变卦了。后来当他看到曹操迎献帝所得到的好处“收河南地,关中皆附”时,他又后悔,但为时已太晚了。

  袁绍作为一个军事家,为人有许多弱点。他外宽内忌,任人而疑其心,就是不能容人,也不能很好地用人。好谋而少决,就必然会当断不断,失掉时机。在军事上这是至关重大的事情。加上袁军宽缓,法令又不一致,军队就很难作战。就此几点足以说明,官渡一仗的失败是必然的。袁绍的弱点曹操是十分了解的。在官渡之战前,袁绍就兼有四州,兵多将广,粮草丰足,10万大军南下攻许,来势确实很凶。但曹操对袁绍缺陷了如指掌,他信心十足地说道:“吾知绍之为人,志大而智小,色厉而胆薄,忌克而少威,兵多而分画不明,将骄而政令不一,土地虽广,粮食虽丰,适足以为吾奉也。”(《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曹袁的优劣在当时人的眼中也是较明了的。荀彧是三国有名的谋士,他评论曹袁,认为曹操有四胜:“古之成败者,诚有其才,虽弱必强,苟非其人,虽强易弱。刘、项之存亡,足以观矣。今与公争天下者, 唯袁绍耳!绍貌外宽而内忌,任人而疑其心;公明达不拘,唯才所宜,此度胜也。绍迟重少决,失在后机,公能断大事,应变无方,此谋胜也。绍御军宽缓,法令不立,士卒虽众,其实难用;公法令既明,赏罚必行,士卒虽寡,皆争致死,此武胜也。绍凭世资,从容饰智,以收名誉,故士之寡能好问者多归之;公以至仁侍人,推诚心不为虚美,行已谨俭,而与有功者无所吝借,故天下忠正效实之士咸愿为用,此德胜也。夫以四胜辅天子,抉义征伐,谁敢不从?绍之强,其何能为?”(《三国志魏书·荀彧传》)由此看来,当时的人对他们俩人的判断是较客观的。  

  

  官渡之战前,袁绍有两个大失策。一是袁绍当断不断。当曹操与刘备交战时,他失去了一次击败曹操的机会。曹袁不和,始于建安元年(196年)。不和的原因有两点:一个是曹操迎献武帝都许,挟天子以令诸侯,曹自封大将军,以袁绍为太尉。袁绍耻于位居曹操之下,不肯接受太尉的职位。因之对曹操怀恨在心。另一个是曹操迎献武帝都许后,利用天子发命令,势力迅速发展起来。由兖州而扩展到豫州、司隶,关中诸将也听他命令。河北、河南形成隔河相峙的局面,矛盾日益明显。

  建安四年,袁绍灭掉公孙瓒后,准备出兵河南,灭掉曹操。但这时曹操的势力也漫进河北。“张杨将杨丑杀杨,眭固又杀丑,以其众属袁绍,屯射犬。夏四月,进军临河,使史涣、曹仁渡河击之。固使杨故长史薛洪、河内太守缪尚留守,自将兵北迎绍求救,与涣、仁遇犬城。交战,大破之,斩固。公遂济河,围射犬。洪、尚率众降,封为列侯,还军敖仓。以魏种为河内太守,属以河北事。”(《三国志·魏书·武帝传》)这一点完全激怒了袁绍,袁绍决定向曹操进攻。正当袁绍将要进兵南征的时候,又碰上曹操和刘备的战争。刘备占有徐州和袁绍一南一北,使曹操陷于腹背受敌的不利境地。曹操估计袁绍见事迟必不动。如果曹操与袁打,刘备便有可能从东南抄袭他的后路,迫使他两面作战。衡量了敌方这些情况。曹操便决定乘刘备在徐州还未站稳脚根,用快速战先把他消灭掉。建安五年正月,董卓等谋泄,皆为曹操所杀。曹操决定亲自征伐刘备。当时他手下部将说:“与公争天下者,袁绍也。今绍方来而弃之东,绍乘人后,若何?”曹操因为很了解袁绍的弱点,说:“夫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袁绍虽有大志,而见事迟,必不动也。”后来袁行为正如曹操所估计的那样。建安五年正月,曹操从许昌出发,东击刘备,连破刘备及备将关羽、昌 等,掳刘备妻子,迫使关羽投降,追迫刘备逃往袁绍处。这期间曹操只用了一个月时间,等曹操回到官渡的时候,袁绍果然还没动兵。

  袁绍没有在曹与刘备交战时及时地袭击许,这是他一大失策。当时曾有人向他建议,但他没有采纳。“建安五年,太祖自东征备。田丰说绍袭太祖后,绍辞以子疾,不许。丰举杖击地曰:夫遭难遇之机,而以婴儿之病失其会,惜哉!”(《三国志·魏书·袁绍传》)袁绍失去了这个难得的机会,他后来失败也实在是难免了。

  袁绍除当断不断之外,还听不进幕僚好的建议。在袁绍出兵前,部下谋士有人提出好的意见,袁绍都未采用。“绍将南师,沮授、田丰谏曰:“师出历年,百姓疲惫,仓庾无积,赋役方殷,此国之深忧也。宜先遣使献捷天子,务农逸民,若不得通,乃表曹氏隔我王路。然后进屯黎阳,渐营河南,益作舟船,缮治器械,分遣精骑,钞其边鄙,令彼不得安,我取其逸。三年之中,事可坐定也。”(《献帝传》)田丰也提议:“曹操既破刘备,则许下非复空虚。且操善用兵,变化无方,众虽少,未可轻也。今不如持久之。”并指出袁绍应该“外结英雄,内修农战,然后简其精锐,分为奇兵,乘虚迭出以扰河南,救右则击其左,救左则击其右,使敌疲于奔命,人不得安,则我未劳而彼已困,不及三年,可坐克也。”(《后汉书》)田丰还进一步向袁绍建议道:“今释庙胜之策,而决成败一战,若不如志,悔无及也。”可惜的是袁绍没有听田丰的话,还以他强谏为由,定他沮丧军心的罪名,关了他大狱。其实,袁绍的情况的确是“师出历年,百姓疲惫,仓庾无积,赋役方殷,此国之深忧也。”献捷天子,重视农业,安抚百姓,对曹操先礼后兵,是个好策略。袁绍地方大,兵多,宜取稳重持久的办法。大军屯驻黎阳(今河南浚县境),却又按兵不动,分遣精骑抄袭曹操的边地,使曹操救左营右不得安息,的确是好的战略。但袁绍没有采纳,只听信了郭图的主张,结果弄了个众叛亲离的结局。

  官渡决战还没打,由于袁绍没有在曹与刘交战时,在其背后袭击曹;又没有听取谋臣田丰、沮授的合理建议,一意孤行。袁绍的这两个失误,不仅表现出他的主观为人,同时对官渡决战的失败也有着深刻的影响。  

    

  官渡之战是由三场战役组成的,即解白马之围、延津南之战、官渡决战。前两个战斗是决战的序曲。

  建安五年二月,袁绍先遣大将颜良攻曹操别将刘延于白马,绍自领大军进驻黎阳(今河南浚县境),也准备过河。官渡之战,据《后汉书》载,袁绍军队的人数是10万人。当时曹军的人数虽然不至于少到“兵不满万,伤者十二三”,但与袁绍军队力量相比,曹操的军队处于明显的劣势。

  对曹操来讲,官渡之战是决定生死存亡的一场战争,解白马围一战。曹操采纳了谋臣荀攸的建议,“今兵少不敌,分其势乃可。公到延津,若将渡兵向其后者,绍必西应之,然后轻兵袭白马,掩其不备,颜良可擒也。”(《三国志·魏书·武帝纪》)曹操领兵趋延津,虚张声势,声东击西,假装要从延津北渡河抄袭袁绍后路,引诱袁分兵西来应战,然后集中兵力,掩袭白马外围的袁军。

  袁绍见曹操兵取延津,要从那里过河抄自己的后路,果然就分兵西去应敌。曹操得知袁军西上,立刻从延津急行军斜插白马。走了10余里,颜良才知道,曹军前来应战。曹操击败袁军并斩了颜良,这样才解了白马之围。

  在曹操以速决战结束了白马围之战后,就向西南缓退诱敌。袁绍派大将大丑与刘备率6000轻骑从黎阳

渡河追击,曹军便在延津南设下埋伏,结果曹操又打了个大胜仗。《通鉴》载:“绍军至延津南,操勤兵驻营南阪下,使登垒望之,曰:‘可五六百骑,’有顷,复曰:‘骑稍多,步兵不可胜数。’操曰:‘勿复白。’乃令骑解鞍放马。是时白马辎重就道,诸将以为敌骑多,不如还保营。荀攸曰:‘此所以饵敌,如何去之!’操顾攸而笑。绍骑将文丑与刘备将五六千骑前后至。诸将复白可上马。操曰:‘未也。’有顷,骑至稍多,或分趣辎重。操曰:‘可矣。’乃皆上马。时骑不满六百,遂纵兵击,大破之,斩丑。丑与颜良皆绍名将也,再战,悉禽之,绍军气夺。”

  袁绍自从灭了公孙瓒以后就开始骄傲,直到延津南之仗前,他仍然傲气十足,尽管白马之战失败了,但他仍然没有清醒过来,丝毫没能听进他手下谋臣沮授的提醒:要他谨慎,不要骄傲。

  曹操深知袁绍的骄傲,也知袁手下将领的骄傲,他们目空一切,没有缜密的作战计划。延津南一仗曹操知己知彼地利用了袁绍方面的骄和贪。曹操深知力量弱、兵员少但训练有素,置之危地的将士只有更加勇敢而不能退却。曹操采取了以白马辎重饵敌的策略,袁绍骑兵虽多,但到“或分趣辎重”的时候,已经阵势大乱。“遂以辎重饵贼,贼竞奔之,阵乱。乃纵步骑击,大破之。”曹操又一次以少胜多,取得了胜利。

  曹操之所以两次胜袁,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由于曹操知己知彼,善于用兵,以及他能够虚心地听取部下合理的建议。   

  

  袁绍两战失利,于是变分军进击为结营紧逼,企图以优势兵力迫曹军决战。并遣刘备等进据汝南(今河南平兴北),袭扰曹军后方。曹操为了避免在不利的条件下决战,自动把军队撤退到官渡。同时,派曹仁、于禁袭扰袁军侧后,并下令州郡宽政缓税,稳定后方。对曹操来讲,退守官渡,是一个主动的战略撤退。官渡比较靠近许都,曹操缩短了防线,兵力可以集中,补给线也缩短了。相反,对袁绍来讲,则是深入敌境,分散了兵力,延长了补线。

  八月,袁军由阳武(今河南原阳东南)推进至官渡,依托沙丘修筑营垒,东西数十里。曹军亦分设营垒与之对峙。袁军于营中筑土山,造高橹,用强弓俯射曹营,曹操则造霹雳车发石摧毁高橹。袁军复掘地道攻曹营,曹军挖壕相拒。在对垒中,袁绍毫无谨慎之态。官渡之战出兵前,田丰、沮授建议说:“北军数众而果劲不及南,南谷虚少而财货不及北。南利在于急战,北利于缓搏。宜得持久,旷以日月。”(《三国志·魏书·袁绍传》)但这样合理的建议却被袁绍否定了。

  建安五年八月到十月,袁曹两军在官渡相持了两三个月。曹军是守,袁军是攻。袁军兵多势强,曹军兵少势弱,曹军的处境是非常艰苦的。由于“相持日久,百姓疲乏,多叛应绍,军食乏”。(《三国志·魏书·袁绍传》)这时曹操欲回守许,再与袁绍决战。谋士荀彧建议:“今军食虽少,未若楚、汉在阳、成皋间也。是时刘、项莫肯先退,先退者势屈也。公以十分居一之众,画地而守之,扼其喉而不得进,已半年矣。情见势竭,必将有变,此用奇之时,不可失也。”(《三国志·魏书·荀彧传》)曹操采纳了荀彧的建议,顽强坚守,不久获得补给后,出奇兵袭烧袁军粮车,迫袁绍分兵护运粮草。

  袁绍也曾试图分兵扰袭曹操后方。他曾派刘备到汝南一带协助当地的地方势力,扰敌汝南。开始他确也给了曹操后方一些威胁,后来曹操派曹仁将骑出击,刘备失败撤退,曹尽收复诸县。后来袁绍又遗别将韩荀抄断西道,又被曹仁击破。两次败后,袁绍就再不敢出击。扰乱曹操后方,其主张是好的,但这时已很不实际。在袁绍讨曹操的檄文中说:“并州越太行,青州涉济、漯、大军汛黄河以角其前,荆州下宛叶而椅其后”,可见他主张四面包围曹操,但这时实际上出兵的只有他亲征的黎阳——官渡的一路。其它如刘表没有出兵的打算。曹军已占有河内,委魏种“以河北事”(《三国志·魏书·武帝纪》),青州的兵也不可能抽出,因为在官渡之战前一年,即建安四年八月,曹操已派霸等将精兵入青州,以守东方。况且袁绍也没打算从青州出兵,因为他长子袁谭是青州刺史,从袁绍一出兵,袁谭就跟随在他身边。在这种情况下,袁绍派游军远离大军本体,到汝南一带去活动,显然是较冒险的。

  官渡一仗,曹操的胜利是由两次袭袁军辎重的成功和在最紧要关头时袁绍战略决策的错误所决定的。九月间,袁绍以粮车数千乘送军粮到官渡。荀攸对曹操说:“绍运车旦暮至,其将韩 (也作韩猛)锐而轻敌,击可破也。”(《三国志·魏书·荀攸传》)于是曹操接纳荀攸的建议,派徐晃、史涣於路袭击韩猛,大破袁军,烧其辎重。到了十月,袁绍再派淳于琼率兵万千,押运粮车万余辆,屯于袁绍大营北40里的乌巢(今河南封丘西)。监军沮授以乌巢屯粮至关重要,建议增兵守护,谋臣许攸再次建议分兵袭许,均被袁绍拒绝。许攸素与袁绍、审配不和,正巧他的家眷犯法为审配所治下狱,于是许攸愤而投了曹操,并献计让曹操夜袭乌巢辎重。曹操又听取了许攸的建议,令曹洪、荀攸留守官渡,自己亲自率兵去夜袭乌巢袁军粮草。他率5000精锐冒用袁军旗号,诈称援兵,围困淳于琼军,焚烧屯粮。袁绍得知曹操攻乌巢粮屯的消息,认为曹营肯定空虚,决定攻取曹本营,却拒绝部将张以主力驰援的建议,仅派轻骑往救,派张 、高览去攻操营。为备万一,袁绍采取了以重兵攻曹营、以轻兵救淳于琼的粮草。等袁绍救淳援军到了乌巢时,曹操腹背受敌,情况十分危急。在这种十分危急的情况下,曹操断然地决定集中兵力攻破琼营,再败援军。烧毁乌巢粮草,援军见琼营已被攻破,也就自然溃败。袁绍攻曹操本营一时攻不下,将士们得知乌巢失守,军心动摇。袁绍谋臣主张 因听到郭图对他的诬蔑“张听得军败很高兴”之言,大怒之下,与高览焚烧攻具,投降曹操。曹操乘胜进攻,大败袁军,追至河水,共消灭袁军主力7万余人,缴获全部军资。当袁绍听到淳于琼被杀,张、高览投曹的消息后,仅率800余骑逃回河北,从此一蹶不振。官渡之战就这样结束。

  官渡之战,袁绍之所以失败,首先在于他骄傲轻敌。其次在于他当断不断,不善用人,以及他刚愎自用,傲慢地否定谋臣一次次的正确建议,造成他一败再败而又从不清醒,直至官渡决战全军覆没。而曹操却恰恰相反,一来知己知彼,利用袁绍恃强骄躁,不善用人,疏于筹策的弱点,善于用人与用兵,后发制人,攻守相济,把握战机,出奇制胜。从官渡之战可见,战争的胜败不完全决定于客观的优势,主观的因素也是相当重要的。

  官渡之战曹袁得失论

文/杨萍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京ICP备17059306号